迷失菜市場

現在互聯網發達後,虛擬社會日益繁榮,實體世界的生活經驗越來越單調了,年輕人都在網上血拚,也不用自己弄吃的,全能靠手機APP下單訂外賣,所以傳統的市場逐漸蕭條,進入了歷史的記憶。說道這傳統市場,我倒是有段趣味往事。

小時候因為是雙薪家庭,爸媽平日工作都很忙。所以一到週末早晨,他倆就忙著到市場買菜屯糧,準備酐一整週的飯菜。

爸媽對於這週末菜市場之旅充滿熱情。當然,他們會騎著單車戴上我一道前往。那時菜市場對我來說,是個神奇的世界,裡面藏著各種奇妙的攤位或是店面。好像生活裡的各種需求,只要進了這菜市場沒有找不到的東西。

周末的早餐或是午餐可以在這解決,各種衣物從攤位的成衣到店面裡的專門訂制,都找得到。生活用品,五金雜貨,應有盡有。

但對我而言,整個菜市場最神奇的地方,就是那條長到似乎走不完的羊腸通道。通道裡的兩旁,有著各式各樣菜色的攤位,琳瑯滿目。

坦白說,當年我還是個小小人兒,個頭小小的牽著爸爸的手或是媽媽的手,走進菜市場這條通裡,就像是進入一個色彩的世界。

賣蔬菜和魚的攤位,通常位置低一些,小人兒的眼界剛好可以平視,蔬果類的色彩鮮豔,紅的,橘的,黃的,深綠,淺綠,翠綠。雖然小人兒一樣蔬菜也認不出名,但各種色彩美到讓我每回都忍不住,伸手去摸一下那些美麗的蔬菜。至於魚蝦雖然鮮活美麗,總是被他們的活蹦亂跳給嚇得躲在爸爸身後,媽媽伸出手挑魚或蝦的時候,也很擔心媽媽的手會不會被它們吃掉。

不過一旦進入肉販區域,我就忍不住有些傷心,看見豬的頭躺在那裡,或是看見活跳跳喔喔叫的雞,等著被宰殺,我當時最不愛的區域就是這裡了。媽媽總會趁這時候跟我聊一些別的事兒,她會問我等下想吃炒麵?還是吃豆花?還是想去吃蚵仔煎?還是等下和爸爸一起去吃刨冰?每當她問我這些問題的時候,我就暫時會忘記那些原本湧上心頭的傷感,專注的思考等下到底該先吃什麼?

假日去市場,爸爸媽媽總會去幾家喜愛的小店。有時會去胖嬸嬸的小店吃蚵仔煎。有時去嗓門總是很大的大聲公伯伯家吃炒麵豬血湯。有時,媽媽還會帶我去找漂亮的衣服,或是讓我和爸爸一起吃刨冰,爸爸總喜歡加麥角,黏稠稠甜膩膩的,我會要爸爸給我加點蜜餞,酸甜酸甜的。媽媽說我們三人吃一碗才不會太多,不然會肚子疼。

所以,每到假日和爸媽一起去市場變成一件好玩的事。我想,還有個原因是,那些攤販叔叔阿姨都對我很好,也是我喜歡去市場的原因。譬如我總是每樣菜都會摸一下,或是貼近他們認真的看著。賣蔬菜的阿姨有時問我喜歡吃什麼?每次我都指著不同的蔬菜回答她: 這個很漂亮。她聽完總是哈哈笑,然後抓一把送給媽媽。 大聲公伯伯知道我喜歡炒米粉勝過炒麵,喜歡貢丸湯多過豬血湯,所以他總會另外裝一小碗的炒米粉加一個貢丸,跟爸爸說是送給我吃的。我覺得他很神奇,因為我沒告訴過喜歡炒米粉和貢丸。

有一個週末,爸爸媽媽照舊帶我上市場買菜。那是過年前的週末,市場裡擠滿辦年貨的人,水洩不通寸步難行。媽媽那天買很多菜,爸爸的雙手拎著滿滿的大包小包,媽媽一隻手牽著我,一隻手還要挑菜。那天賣菜的阿姨沒問我哪樣菜最漂亮,因為她忙得不可開交。媽媽鬆開我的手,我不知她在挑菜還是準備付錢。因為就在那瞬間,我被其他人擠了出去。

我抬頭看不見爸爸,也看不見媽媽,市場裡川流的人潮,推著我一直移動,我不知自己是往前還是往後。我大聲叫著爸爸和媽媽,但市場的人聲鼎沸大過於我的呼喊。我繼續跟著人群走動著,直到我發現已到了市場的入口處了,映入眼簾的是不斷要進入市場的人,我驚嚇望著這無數邁入的大腳,沒有人告訴我該怎麼辦?下意識的我也邁開步伐開始奔跑,跑向大聲公伯伯的小店,當我這個小人兒孤伶伶的出現在大聲公伯伯店門口時,大聲公伯伯和伯母異口同聲的問我: 「妳爸爸媽媽呢?」

小人兒終於放聲哭了,我開始哭著說:「人好多,我突然看不見爸爸媽媽了,我大聲叫爸爸媽媽也沒聽見。」

大聲公伯母把我抱起來揣入懷裡一直拍著我的背說:” 不哭不哭,等下爸爸媽媽一定會來找妳,不要怕喔。”

大聲公伯母把我放在椅子裡,要我乖乖坐好。還特別給裝了大碗炒米粉還有兩顆貢丸,要我慢慢在這邊吃,等爸爸媽媽來接我。大聲公伯母和店裡幾個客人講了幾句話,那幾個客人就對我笑了笑說,要幫我去找爸爸媽媽。

我吸了吸鼻子,眼淚還掛在臉上,聽完後點了點頭後,乖乖的開始吃炒米粉和貢丸,大聲公伯伯還給了我一顆滷蛋,然後跟我說:”「吃飽了,爸爸媽媽就會來了。如果妳想喝湯,伯伯再煮給妳喝好不好?」 我點點頭,繼續吃著東西。

吃完炒米粉時,之前說要幫我找爸爸媽媽的客人,回來了兩個。他們跟大聲公伯母說,沒遇上我爸媽。大聲公伯母看了我一眼,對我笑了笑問: 「喜歡喝喝冬瓜茶嗎?」

吃完貢丸之後,又回來了一個客人,她說可能另一位找到了。

大聲公伯伯這時給我倒了杯冬瓜茶,然後說:”「滷蛋比較乾,喝點冬瓜茶。」我點點頭,一邊吃滷蛋,喝著冬瓜茶。當我把最後一口滷蛋放入口中時,爸爸媽媽和另一位客人像風一樣的衝進店裡。

爸爸和媽媽進門就把手裡大包小包的菜扔在地上了,爸爸一把就把我抱進懷裡,媽媽的眼睛在鏡片下看起來有點紅紅的。

大聲公伯伯過來拍拍我說: “「伯伯是不是說過妳乖乖吃完飯,爸爸媽媽就來接妳了。」我點點頭靠在爸爸的懷裡笑了。

當天晚上,在餐桌上媽媽跟我說,以後如果菜市場人太多,媽媽要是忙著付錢沒有牽我的手時,要我緊緊抓住媽媽的衣服不可以放開手。我用力的一直點頭。

爸爸則是問我怎麼會想起要去大聲公伯伯家的?

他這麼一問我才想起來,可能是有時爸媽會把一些東西先寄放在大聲公伯伯店裡,再回市場買菜,然後回到大聲公伯伯家吃麵,然後拿回寄放的東西後再回家。我在心底記下了這種規律,所以去大聲公伯伯的小店,當時成為我的直接反應。

那年,我還沒有上小學。那個週末之後,爸爸媽媽還是會在周末帶我去菜市場。不過我都主動要求要在大聲公伯伯的店裡等他們,不肯再走進去菜市場。很多個週末後,媽媽跟我說賣菜的胖嬸說很想我,我才再度牽起媽媽的手,跟著她走進市場。

直到現在我還記得。那天站在菜市場的通道入口時,我把媽媽的手握得好緊好緊。望著眼前那些進入菜市場的大長腿時,我的腿就像打上了釘子似的邁不出腳步。直到爸爸牽起了我的另一隻手,他很用力的緊緊的握著我。我的雙手正被爸媽緊緊的握著了,我抬頭看了爸媽一眼,恐懼終於從我的心底逃跑了。

就這樣緊緊的握住爸爸媽媽的手,邁開了我的腳步,重新開始了我的菜市場之旅。而這些人情世故的生活體驗,是現在網上購物買鮮貨時,完全無法體驗到的非物質資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