處境,權力之下的吶喊!

概念藝術下的裝置藝術,對於一般大眾來說一直是謎般的神秘,難以理解得到共鳴。想要瞭解當代藝術的大眾,接觸到這一塊時,總會有種看山不是山,霧裡看花的迷惘。

我總認為在當代藝術這個認知圈中,有太多藝術家想突出自我,標新立異,炒作議題特立獨行,為了形成同中求異的話題,突顯自我。但卻忘了,任何一種藝術,要達到的是與眾人心靈溝通的目的,有著共同的感動才能達到歷史的共鳴。藝術是一種雙向的溝通,是藝術家搭起觀賞者內心的橋樑,傳遞美藝經驗的方式。

藝術家張琪凱在北京白盒子藝術中心的新展” 處境 “ ,讓我感受藝術家的誠意,透過創作和名符其實的定義,讓觀賞者深思我們現在的處境,隱喻了我們不敢直言卻心知肚明的種種情況,還有隱藏在人類內心的野心與欲望,那些被壓抑或是呼之欲出的渴望,那些我們想釋放或隱藏的野性,那些被壓抑或是刻意隱藏的壓力,全部透過展場中的藝術作品得到了解答,環顧四周,每個作品都替現代人所接收的扭曲和壓抑,詮釋出會心一笑的莞薾。

那垂吊在半空中的陶瓷釘錘,可以隱喻解放也可以視為臣服。達觀之人把壓力當作娛樂,但多數人可能臣服於垂落心中的壓力,不敢喘口大氣,深怕那些錘子掉落讓自己無法招架,身處在這樣的處境中,只能小心翼翼異中求同,隱忍真實的自我。

那栓上鐵鍊的老鷹,是我們想展翅高飛的野性,卻因為種種現實的桎梧,只得飛在鐵鍊栓住的一方天地中,假裝已獲自由,望著天際,擺出一付傲視天空的模樣。

圓型環繞的電視,播放著世界各地的局勢,新聞畫面。高掛在牆面上的獸皮,正提醒著我們,現代人類不過是被剝了皮的獸,只能展示著被表面的美好,那些缺憾的內在情事,並不受到關注。

如果你是「權力的遊戲」的愛好者,那麼看到牆面上那三面作品,會忍不住會心一笑。想搭住藝術家的肩膀,對他眨眨眼說: 你真的太逗了。

那一張張人臉,透過世界的地圖隱約呈現,就像「權力的遊戲」裡的詮釋,我們可以戴上任何一張人臉表現各種角色,但人皮之下的真正面目,誰能看見誰?

這是我們的處境,這個世界教會我們的到底是以真心還是虛偽,面對自己或他人?又或者我們根本就該拋去皮膚的色彩,以真心擁抱彼此,才能真正迎來世界大同,高唱we are the world。

當然,展覽中還有些小小的細節,就不在此多說。只能說如果對於裝置藝術概念一直有著”疑問” 的人,不妨去看看張琪凱這個名為”處境” 的展覽,或許可以得到新的想法和體驗。

如果,只是想單純與藝術品拍拍照,這也是個很適合讓你搖身一變成為氣質網紅的展覽,無論是作品和燈光,都給人一種獨特的氛圍,就算不會猶如龍母般的霸氣,但一定比二丫更來的有氣場,比三傻來更加優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