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腦海小劇場】大快朵頤篇

寫小說的時候,寫過睹物思人的橋段。編劇的時候,也編過愛戀中的思念,經過某處想起和戀人在此處的種種過往。這些片段,其實每天都發生在我們的生活當中。喔!不!應該說每天每時每分,都在大家的腦海小劇場裡上演著。腦海小劇場,常常上演各種橋段,經歷無數個高潮跌起的劇情,但僅限於大腦以內。外在的一切,還是雲淡風輕。cafecake_meitu_1

只要不說,別人永遠不會知道我們腦海小劇場的劇目,更不會知道現在演到那個段落,進展如何?因為,大部份的時候,我們不願意分享,因為那是自己最私密的劇目,觀眾僅限於自己。不願公開多半也是因為,我們不太知道對方能否接受這樣的劇情,因為擔心劇情不夠娛樂無法雅俗共賞,因此決定繼續孤芳自賞,畢竟藝術總是寂寞的,我們總是這樣安慰自己。

好幾天沒到處晃晃,於是戴上帽子走進城市裡,想去悠閒的喝杯咖啡,走走逛逛。這樣沒有特別的目的,心情十分閒適的。首先去逛逛一個新的商區,說它新倒也有段時間,只是一段時間沒過來,發現這裡開了很多特別的小店還有餐廳。於是我身上的美食雷達立刻開啟,開始探索這商區內的新興美食。先是讓我發現一家港式茶餐廳,馬上聯想到冰火菠蘿油,每個吃貨都懂得它有多麼美味。

就在冰火菠蘿油這關鍵字閃過腦海的片刻,突然間有種異樣的情緒向我撲來。我決定無視它,繼續探索。接著發現可愛的小咖啡館,玻璃窗前放著許多有著小猴子的馬克杯,門前看板上有著美味法國吐司的照片,忍不住多看了這家小巧的店面。接著,方才想被我忽略的情緒,又突然來找我,在我腦海劇場門外敲了敲門。我沒打開劇場的門,決定繼續散步。

接著我又被賣雪花冰的冰店吸引,主要是因為店面落地窗上,貼了好多種口味的雪花冰的照片,這樣是想饞死誰呀?但是撇過頭,看見巨幅的韓劇劇照海報還懸掛著。叩叩叩!腦海小劇場外門聲再度響起,我突然想起了,這裡還有好多好吃的餐廳,有創意麵館,日式餐廳,手工麵包店。我一直轉疑自己的注意力,認為美食可以減緩劇場外那愈來愈急促的敲門聲。

於是我決定離開這個區域,去間平日里常去光顧的咖啡館緩口氣,穩穩心情。順便可以先彎去平日挺愛去的一間小超市,添購點食材,之後便可以在咖啡館坐下來,喝杯咖啡吃著甜點享受午後時光。想到這樣的節奏,心情真的也平和了不少。

走進超市,挑選食材。晃著晃著到了餅乾甜點區,一排排各種口味的餅乾突然間對我說話了:「真的很好吃喔! 」 我嚇得一身冷汗,覺得自己是幻聽。但轉頭看見另一款巧克力餅乾,它也正在說:「最愛吃這個了! 」剛剛小劇場外的敲門聲不再出現,直接換了聲音對我說話了。

我停在原地不敢動,只是看著那些各種包裝可愛,口味眾多的餅乾。然後把視線移向他處,但這時另一排購物架上的海苔,也對我說話「這個包裝的海苔比較好吃。」。我搖搖頭,快步走向生鮮食材的冰櫃。

才走到冰櫃前站定,就聽見冰櫃裡的食材也發出了聲音:「買豆皮?還是要買年糕?泡菜要不要呢?」

於是我對我自己苦笑,在冰櫃前取了豆皮,然繞回餅乾區,我拿了兩包對我說話的餅乾,轉身又拿了一大包的海苔。走到櫃檯前結帳的時候,我聽見那些將要被裝進購物袋裡的食物異口同聲的發出一句:「真的都是我愛吃的耶! 」

我提著購物袋走進咖啡館,望著冰櫃裡的蛋糕發呆心想:「核桃巧克力,奧利奧起司,奶油千層,藍莓起司,紐約起司,摩卡咖啡。我今天該吃哪一種好?」

突然間,有個聲音說:「妳選擇困難症又犯了?不要想吃兩個,妳不能吃那麼多甜食!妳又要再吃千層派?不膩嘛你?換個口味試試嘛! 」

我轉過頭想問:「你想吃哪一種?」才發現果然又是我的幻聽。

我故作鎮定的轉過頭對服務員說:我要摩卡咖啡蛋糕。然後我選了個位置坐下,癱在座位裡,想要好好整理一下自己的情緒。服務員端上我的咖啡和蛋糕,放在桌面上。突然間我又聽見:「看起來很好吃耶! 」

我點點頭,拿起叉子,切下一小口蛋糕送入嘴裡。咖啡的香氣和奶油香醇口感融合在我嘴裡。然後喝下一口黑咖啡,香甜與苦澀交融形成一種回甘的甜度。

「挺不錯的!但是我們下次試試奧利奧口味的好嗎?」我對著那個聲音點頭微笑。

我低估了思念的力量有多麼的強大,思念的橋段不是自己胡思亂想就會生成的,而是在生活中累積的。我們對思念的認知有時太過膚淺,以為那只是發生在戀人之間的劇目,沒想過親人之間的思念的強度,更叫人招架不住。想要關上小劇場的劇目,想要關掉想念的天線,但那一波波的訊號來襲,不得不把每個片段和思念都搭上線,形成一幕又一幕的畫面,連成一段又一段的劇情。

於是,我的腦海小劇場徹底開演。我帶著我的美少女一起吃冰火菠蘿油,她很開心的問我:「媽咪,我可以吃兩個嗎?」。

我們站在小咖啡館外,看著小猴子馬克杯,一起說這猴子表情真的太逗了。

她拉著我轉往雪花冰冰店前,對著韓劇的海報尖叫,她拿起手機一陣拍,還不忘說:「我歐巴真的太帥了!」。然後她會問我:「下次我們也可以去吃豬排飯或者去麵館吃麵,還有妳知道兔子小姐家的義大利麵也很好吃嗎?」。

接著我會說:「我想去喝咖啡」。她會跟我說:「今天不要再吃千層派了,換個口味的蛋糕。喔對了!先去超市買豆皮吧!我想吃妳做的豆皮壽司。買兩包豆皮好了,因為爸爸也愛吃,多作點唄!順便再買海苔和餅乾好嗎?」

我會點點頭然後對她說:「那妳得負責提購物袋喔!」

「那有什麼問題!」她很爽快的回答,如她率真不做作的個性。

我的腦海中的小劇場上演著一齣名為思念的戲碼。然而,不是愛情偶像劇里的橋段。而是另一種思念,母親思念著在遠方的女兒。我相信這個戲碼在很多母親的腦海小劇場中常常上演。橋段更是百種千樣,但是思念的濃度卻是一樣的深厚濃烈。

今天,打開我的腦海小劇場分享了幾幕給大家欣賞。不擔心娛樂效果,也不討論有沒有藝術價值。只想和正在思念孩子的母親,思念親人的遊子,思念他鄉異地的愛人,思念因工作分開兩地的夫妻,還有那些失去家人的朋友們說,關於那些濃烈的思念感。無論它帶來的劇情是歡樂,是悲傷,是痛苦,都是發自我們內心深刻的真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