隔音間裡的薩克斯風V.S.田園裡的小喇叭

我認為音樂是人生不可缺的必需品。當下的心情配上搭調的音樂,就能為記憶配上主題,那個瞬間就是永恆經典,成為人生的回憶。

很年輕的時候,我就愛上了爵士樂,無論是爵士演奏,或是煙嗓的性感歌聲,從輕柔浪漫到搖擺節奏,伴隨著我每個深夜時刻,讓熬夜寫作的夜充滿靈感,所以,一直以來我的每個夜晚都很爵士。

到了紐約之後,忙碌的學習和新生活的適應,讓我有些無所適從,但爵士樂依舊,是不錯的精神糧食,總讓我的心情和緩下來,忘卻緊張與壓力。有時和室友結伴去藍調聽爵士演奏,或是由同學領著路,探索大城市中的小酒館裡的另類爵士演出,我的紐約生活也一直有著爵士樂相伴。

某天,和我的日本同學卡娜相約閨蜜行程,我們要在她家一起聽音樂做菜,吃飯喝點酒再一起吃零食和看日劇。我們拎了一大堆菜回到她的公寓,準備大快朵頤。我們邊聽著電台播放的smooth jazz邊準備我們的晚餐料理,卡娜突然問我是不是很喜歡爵士樂,我說很喜歡。她說她的房東,是個爵士樂手,常在小酒館裡表演,這間公寓其中有間房間是他的練習室,是經過特別設計的隔音間。她說晚餐可以邀請她的房東和我們一起用餐,然後參觀他的練習室,問我有沒有興趣?

天呀,怎麼會沒興趣呢?我開心的都要尖叫出聲了。於是,卡娜打了電話給她的房東,問他晚上如果沒有約,可以下班之後直接回公寓和我們一起用餐。待卡娜掛下電話後,她對我比了個ok的手勢,我握緊雙拳喊了聲yes,於是兩人努力的開始準備晚餐。因為突然變成三人用餐,我和卡娜急忙的奔出家門衝向超市,為晚餐菜色增量。

前往超市購物的同時,卡娜向我介紹了一下她的房東月島先生。月島先生經營一家旅行社,卡娜課餘時間也在這家旅行社打工。月島先生在紐約闖蕩數十年了,除了工作和旅行,月島先生其餘的時間都給了他喜愛的爵士樂以及練吹他的薩克斯風。後來,月島先生和他的同好們開始在一些小酒館裡表演,然後變成了常態性演出。現在他不僅是個旅行社經營者,也是個爵士樂手。

月島先生下班到家的時候,我和卡娜已經準備好了晚餐。月島先生以日本人貫有的禮貌向我問好,身型略顯瘦小的他,臉上掛著很靦腆的笑。遞給卡娜兩瓶紅酒之後,很不好意思的向我們表示,請我們先行用餐,他去梳洗一下後,再加入我們的晚餐。我和卡娜打開了第一瓶紅酒,卡娜跟我說月島先生聽說我很喜歡爵士樂,帶回來兩瓶紅酒呢,看來是想好好的和我們聊上一晚了。

果然,月島先生換上家居服回到餐桌上之後,馬上舉杯歡迎我的到來,原本以為月島先生是個很靦腆的人,哪知話匣子一開,根本就停不下來。晚餐從月島先生的紐約探險生涯開始,到創業以及婚變,再到卡娜如何找到他分租公寓的事,到卡娜進入他的旅行社工作,還有卡娜的媽媽和妹妹來訪紐約探視,再聊到為什麼我會喜歡爵士樂,以及他喜歡的樂手有哪些?我們三人邊聊邊吃完了所有的食物,喝完了一瓶酒。月島先生打開了第二瓶紅酒後,起身主動收拾餐桌,我和卡娜也趕緊起身準備幫忙,月島先生說讓他來清洗餐盤,這是回報我們為他準備了這麼美味晚餐的答禮。趁著他洗碗的時候,我和卡娜就開始準備小零食和水果了。月島先生說,等下就讓我去他的隔音間見一下他的愛人。不用多解釋,我也明白他指的是他的薩克斯風。

當月島先生打開那扇神秘之門,啪的一聲開燈之後,跟著他我走進了他的隔音間。一剎那間,我聽見了自己發出了哇的聲音。這間小小的房間,從天花板到牆面及地面都被黑色隔音海綿包裹著,踩在海綿上讓人有種到了異世界的感覺。但最讓我驚訝的是這間房間裡還有個小房間,被黑色海綿裹著只看得見一扇透明的門,我指著那個小房間,還沒開口,卡娜馬上說: 月島先生都在裡面練習的。

月島先生看到我的訝異,於是向我解釋。這間房間隔音設備是特別訂制的,而裡面那間特制練習室,是為了練新曲時使用的。因為新的曲子總是需要一而再再兒三的練習,所以那個特別練習室的隔音效果更好,這一切都是因為想讓自己暢快的吹奏喜愛的薩克斯風,而不會干擾到左鄰右舍。我笑著說,如果我有個這樣的鄰居,可以天天讓我聽不同感覺的爵士樂,我應該開心都來不及了。

月島先生爽朗的笑了,聊起了他喜愛的樂手John Coltrane 和 Charlie Parker。說著他到紐約之後的點點滴滴以及失意挫折,但是因為有他的薩克斯風和爵士樂,讓他還能夠燃起對生命的熱忱一路走到現在。他說,現在去做表演,不如說那是一種交流。以音樂訴說生命的歷程,每個熱愛爵士的人都能體會出音樂中的故事與人生。說著說著,他拿起他的薩克斯風吹奏起一曲”Black Pearls”。

我不得不承認,坐在隔音間裡聽著薩克斯風樂手吹奏樂曲,是個多麼奇異卻又美妙的經驗。和你坐在小酒館裡聽的感覺全然不同,這兒純粹專注的聽著每個旋律,立體感十足,樂手在你的面前,可以看見他吹奏時面部和呼吸間相連的細微關聯,還有月島先生內在的情緒隨著他的呼吸吹奏,眉毛的挑動,身體的晃動,伴著的不止是音符還有內在的感情,他吹奏著的是生活的感情。在月島先生的臉上,我知道了喜愛一件事,那種熱情會讓人充滿生命力。

很多很多年後的現在,我重新感受到喜愛一件事,會讓人充滿熱情。開始田園生活之後,每天傍晚是我的田園散步時刻,在這個時刻散步,看著夕陽,感受大自然的美好。這個習慣治好了我的傍晚憂鬱症候群。

發現這個小小驚奇的事,是在某天的散步開始,我聽見有人在吹小喇叭。隱隱約約的從樹林裡傳來,還不能吹出完整的曲子,感覺肺活量好像也有點不足,音域總是有點間斷。那個當下腦子閃過的信息是: “誰在吹呢?” “ 到樹林裡練習也是個很好的方法,

「加油吧!」心想。

第二天,同一個時間。在我的散步時光當中,我又與這個小喇叭練習曲相遇了。感覺今天他的音比昨天足了些。第三天,第四天,第五天,第六天,我終於聽出了他在練習的曲子原來是歡樂頌。

半個月之後,我在散步的時候聽見了完整的曲子,一遍又一遍的吹著。除了我,還有在這個時段出門散步的同好們,也露出了欣賞的微笑。有的大叔還對著天空大喊著:”好呀,棒呀”。我這才發現,原來不止只有我,每天默默的聽著,心底為這個隱身樹林的不知名樂手加油著。每天,我們都在散步的時候聆聽他的努力,感受他的執著。音樂與大自然,還有對喜愛事物的那份堅持與熱愛,與其說我們在替他加油,不如說他的毅力正在鼓舞著我們,在這樣的散步時光中,感受到一種正能量。

我腦中的記憶片段把我拉回了當年的紐約,我想到了月島先生的隔音間。如果當年的月島先生,可以這樣無拘無束的徜徉在大自然中吹奏著他的音樂,會不會是另一個John Coltrane?

而這位隱身在樹林裡的小喇叭手,現在已經可以吹出多首曲子了,功力漸高,成了樹林中的神秘樂手,沒有人想去打擾他的練習,但是聽完他的演奏,散步的人都會對著天空大聲叫好,成了新常態。說不定這位神秘小喇叭手未來將會是另一個Mile Davis。

不久後,這位林間的樂手不見了,不知是不是也去大城市闖蕩天下了。若干年後,他會選擇在水泥森林中也弄個小隔音密室獨享,或是再回到自然林間與眾人分享,就不得而知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