華盛頓廣場上的農夫市集

住在紐約的時候,我和同學們經常流連忘返的地方,應該就是蘇活和格林威治村。這兩個地方,我們經常穿梭探訪尋找特色小店或是咖啡館,或是別具特色的古著店,或是特別的唱片行,二手書店。對我們這些學生來說,這些就是我們的精神生活的一部份了。畢竟,誰受得了在昂貴的學費和生活費之外,還能負擔得起過度消費的生活。

紐約很多餐廳都有浪漫的露天座位,優雅的享受日光,喝著氣泡水和白葡萄酒等待餐點上桌,觀賞紐約街景,大概是很多觀光客會做的事。但是對我和我的同學來說,這種浪漫的畫面,只留在我們的鏡頭底下。對我們來說,最浪漫的事應該就是屬於我們的大聚餐。

有空的時候,好像我們總是會端著一杯咖啡,來到華盛頓廣場,那兒是我們下課後聚集喝咖啡聊天的地方,有時會湊個熱鬧看看下棋的人鬥智,有時會討論著假日時的聚會或是課業上的交流。而我第一次遇見有機農夫市集,就在這裡。

1998年摄于纽约

坦白說,在我們那個年代,有機是個啥?我一點概念也沒有,好像也沒有人特別的去誇大這兩個字。我只知道,走過每個攤位都可以聞到蔬果最新鮮的氣味。還有些我叫不出名字的蔬果之外,花卉綠植,蜂蜜,手工麵包,起司,橄欖油,應有盡有。可以試吃,可以和小農們互動提問聊天,而且有時他們還會熱情的來個買一送一。

料理聚餐是我們最愛的活動。我們會各自採買食材,到某個同學家集合,然後各自輪番上陣,烹飪自己的拿手好菜,然後端上料理上桌,大家一起分享,邊吃邊聊,講一講一週以來的心情,無論開心的,沮喪的,只要在這個餐桌上分享完,大家就如同得到了釋放,一身輕盈的可以面對下一週的各種挑戰。

所以一旦遇上了農夫市集的日子,大家總顯得格外興奮,相約一起去逛市集,每個人都在市集上尋找靈感,想一道屬於自己的菜色。市集上有很多的蔬菜在東方的市場裡是鮮少出現的,各種菇類之外,什麼朝鮮薊,茴香根,甜菜根,還有各種香草如牛至葉,百里香,芝麻菜等,都是很少見的蔬菜。所以每次逛市集總有一種去上自然課的興奮感。

即使生活在紐約這樣的大都會中,只要跟這些小農聊天,聽他們說說種菜的故事,看著那些蔬果,就會有一種真正與土地和萬物接軌的感受,生活和自然里的一切是完全相連著的。這種感覺在超級市場裡是感受不到的,在這裡沒有層層的包裝,沒有保鮮的冷氣,蔬果花卉綠植與你坦然相見,沒有過度的修飾保裝,真實的呈現自己的樣貌,站在農夫市集的我,彷彿也脫下了都會人擁有的傲嬌假面,擁有了幾分鐘田園鄉村的樸實與自在。

那種與土地的親近,那些田園的故事,透過食材,以及我們充滿愛的心情,這些原因讓我們覺得農夫市集裡買到的食材煮出來的料理,總是特別的美味。農夫市集和同學們的料理聚會,是我在紐約讀書時一段美麗又美味的回憶。

直到現在,我依舊有著這樣的習慣,喜歡和小農們聊聊天,聽聽他們種植的心得,親近土地的心情帶來的平和與滿足,在他們的臉上與笑容裡,讓我體會人與自然的相處的和諧感,是多麼的難得可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