扭曲時空看見虛幻的科技

1997年剛到美國,到紐約世貿雙子星大廈的教學中心參觀,王路易正在那兒擔任數位影像的教授,指導一些紐約當地的藝術工作者學習電腦輔助工具創作,那時全電腦影像產生的動畫電影【玩具總動員】正受歡迎,全世界的創意人都在流行用電腦創作。

從攝影到繪圖,通過電腦處理影像,呈現出一種全新的視覺感。在紐約,洛杉磯,許多創意人,電影人,與藝術相關的創作者開始投身在這個新的創作方式,當中,許多國際級的創意人都在為自己的想法開創出一種新的表達方式,為藝術世界創造新的語境,透過網際網路的發展和整個世界產生一種新的關聯性,用電腦進行的數字繪圖正在轉化為成熟的藝術。

自娛自樂的井底蛙(王路易作品1995)

當有人告訴你,未來你所處的環境是一個虛幻的世界,你會崩潰嗎?在你認為那是癡人說夢的同時,電影駭客帝國的上映了,告訴你在未來一個全科技化世界之下的人類生存情況。王路易說他不感到驚訝,因為駭客帝國呈現的未來世界,他在研究所時就提出這個概念,並他的畢業作品中討論了這個議題。

社會科技發達讓生活便利,同時也帶來了恐慌,訊息漫天飛舞,今日大眾早對電腦繪圖、數位影像有所理解了,就像早期的電影或電視一般,由驚豔到生活小點綴,見怪不怪了。一般人看到一張酷趣的圖像時,直覺會問用什麼軟體做出來的,而不會問是要表達什麼概念。無論是靜態圖像還是動畫,在電腦裡面都只是一場計算的旅程而已,美學掌控在操作者手上還算人類的東西,但是如果是自動生成的數位影像,那還算不算影像藝術呢?

現在已是一個科技爆炸的時代,人人可以用手機中的軟體進行創作,進行剪輯,進行多重複制,將素材拼貼,呈現自己喜歡的樣式,這些操作算不算藝術創作呢?

是驢是馬拉出來溜一溜就知道了,所以當2019年還有人想以一種咬文嚼字的方式解釋什麼是數位藝術時,卻忘了探討人與作品之間的關係,創作者所要表達的意義與所處世界的關係,還有美學概念,那麼藝術創作已經不再是神話,而是人人可為的事了。所以拘泥在文字上來解釋定義,實在是多餘的。

自從當年參加了王路易在紐約世貿中心內舉辦的數位影像展後,我開始對這個科技與藝術結合的創作方式有所瞭解,當時”數位影像”還是一種革新的創新玩意兒,王路易於2000年在台灣藝術大學的電影系率先開設數位(字)電影的課程,引進全新的以數字科技升級電影產業的概念,2004年又在上海大學提出創新視覺與經濟發展的論述,接著又深度的研究在數位(字)化時代人類認知圈的形成。至今2019年,22年的歲月里,王路易將數字科技從創作上的應用,推展到帶動經濟發

(宇宙遊子(王路易作品/1995)

展、再回到藝術教育示範,我都算參予見證這番努力,也從其中得到極大的啟發。

在數位藝術的世界裡,不論影像,聲光,3D列印,繪圖,雖然仰仗了科技,  但終究創作的主體來自於人類的思維。數字藝術在現今將要被重視的原因,我想並不是因為來自科技的突破所帶來的便利性,而是在於一個有創新思維的藝術家,如何透過科技工具,來創造出更多元,更具原創概念的作品,表達內在世界,傳遞認知以達到一種溝通。

如果各位藝術愛好者、創作者或策展人,或是想對數字藝術有更深瞭解的學習者,歡迎你參加在酷趣屋安排的王路易視覺映象的互動交流會。探討數字科技在藝術領域上的應用。唯有真正理解才不會迷失,真實的體驗,才能在數位時代找到創作的樂趣。